299章 嫌弃脏了他的手

  ????布朗温的脸色,在一瞬间变得灰白黯淡。

????“你们套我话。”布朗温很快便冷静下来,也明白生了什么。这群狡猾的黄皮猴子故意给他下套,刺激得他神志不清冲动之下承认了罪行。

????“狡猾!”

????“卑鄙!”

????秦·狡猾·卑鄙·楚慢慢地站了起来,他忽然将身上西装的扣子解开,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,他迅速飞出一脚,直接踢到布朗温的脸上。

????布朗温也没有防备,被踹了一脚,当场连人带椅子一起倒在地上。

????他脑袋砸在坚硬的地板上,出砰的一声闷响,但这比不上他脸蛋上的痛。“你敢打我!”布朗温被母亲打怕了,他平生最恨有人对他动手,布朗温挣扎着要爬起来反抗,他还没站稳,秦楚第二脚又跟着踢了过来。

????这一下,正中胸腔!

????布朗温身体呈直线朝后撞去,背部用力地撞在审讯室的墙上。

????夜归来他们眼观鼻鼻观心,假装没有看到这一幕。一屋子的人,就看着秦楚恨。

????秦楚收回踢出去的那条腿,嫌弃厌恶地扫了眼跪在墙边表情痛苦的男人,不屑地说:“打你这种人,动手我都嫌脏。”他掏出西装口袋里面的手帕,又抬起腿,低着头,认认真真地擦起自己的鞋底来。

????夜归来一等人:“”

????擦干净脚底,将手帕丢进垃圾桶,秦楚对琉璃说:“琉璃,剩下的交给你们处理,把他的同僚都给我审出来。”他回头看了眼表情不服输的布朗温,又叮嘱琉璃:“注意了,不许他咬舌自尽。”

????想到这个人犯下的那些罪孽,秦楚觉得只是这样简单的审讯,未免太便宜他了。他忽然又说:“对待这种狡猾的狐狸,我建议咱们可以用水滴酷刑。”

????布朗温一愣,眼里闪过一抹阴毒。

????好狠的男人,竟是不肯给他一个痛快!

????虽然他并不清楚水滴酷刑究竟是怎样一种酷刑,但看秦楚那表情,就知道这酷刑绝对让人不好受。

????夜归来亲自护送秦楚离开,两人站在路边,夜归来问他:“需要我陪你去医院么?”

????秦楚垂眸看着地上的青草,摇了摇头,“不用,从布朗温嘴里把话撬出来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想到陶如墨,秦楚心里一阵难受。

????“我先走了,我放心不下她。”

????“好。”

????夜归来目送秦楚离开后,这才折身回了审讯室。

????他回去的时候,就看到布朗温被安置在一张简陋的单人床上,他整个人被绳子绑着,与单人床捆在一起。他的头被固定不动,在他头顶上方则悬着一个桶,那桶底部有一个小漏洞,一滴一滴的水从小漏洞里面滴出来,正好滴在布朗温的眉心。

????而他的嘴里,被塞了一颗小球。

????滴水酷刑,被誉为商朝第二酷刑,它并不血腥残忍,但它能让人心烦意乱,能击垮人的心理城墙。

????夜归来朝琉璃一挑眉,“这得滴到什么时候?”

????琉璃头也不抬地说:“老大当年尝试过这种酷刑,他那样的人,没坚持到三天便缴械投降了。至于布朗温”

????琉璃口气轻蔑地说:“最多两天。”

????琉璃拿起东西,叫tony和夜归来一起离开。

????整个审讯室,顿时变得漆黑一片,大门被关上,外面的动静布朗温统统听不见,他像是被与世隔离,被关在一个狭小的独立的空间里。

????四周静悄悄的,只有接连不断的水渍,不间断地敲打着他的眉心。一开始,他根本不觉得这是一种惩罚,随着时间的流逝,他的眉心变得冰凉,每一滴水滴在冰冷的眉心,都像是冰锥往他眉心肉里钻进去一毫米

????渐渐地,布朗温开始心烦意乱,开始胡思乱想,他焦虑不安而又害怕恐惧。

????母亲、初恋女友,在他的脑子里不停的讲话。

????那些恐怖的直播画面,在他脑海里跟放电影一样,不停地回放。以前每一次,布朗温看到那些视频,看到那些人被折磨残忍,兴奋的连血液都在抖。

????可现在,他却怕得抖。

????因为那些死去的人好像又都活了过来,他们挣扎着朝他靠近,找他索命

????而秦楚回到医院里的时候,陶如墨难得睡着了,秦楚知道她现在伤口很痛,能睡着实属不易。他不敢惊醒她,只在她病床旁坐了两个钟头,等天大亮,就又去调查案情了。

????秦楚再次回到医院,天都黑了。

????他先在门口跟龙舞问了陶如墨的情况,得知陶如墨下午才醒,醒来后也没怎么说话,但精神还算不错,秦楚这三放心。

????这次,他一走进并非,就看到陶如墨醒了。

????秦楚进入病房,看见了床上的陶如墨。她睁着眸子,呆呆地注视着某一处,眼睛是红的。

????秦楚看见了,心里顿时一疼。“墨墨。”秦楚轻轻地出声,打断陶如墨的沉思。

????陶如墨眼珠微转,她微微扭头,看见了秦楚。

????秦楚见她朝自己看了过来,这才赶紧大步走进病房内,他弯下腰来,在她耳旁轻语问道:“你怎么哭了,是不是背上太疼了?”

????陶如墨只是看着他,也不说话。

????秦楚又以为她是在担心背部的伤势,便又说:“你背上伤得有些重,肉都看得到了,要休息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康复。康复之后,你的后背会留疤,不过你放心,现在的祛疤技术很好,我会为你治好你背上的疤痕。”

????“如果疤痕手术也无法去掉,需要皮肤移植的话也没有关系,我可以把我的皮肤移植给你。”秦楚拉过小凳子坐下,他握住陶如墨的手,无所谓地说:“我一个大男人,不穿露背裙,也不穿透明衬衫,丑点就丑点,没事。”

????想到陶如墨那片白皙玉背,秦楚心里钝痛。“墨墨,别担心,你会一直漂漂亮亮的。”

????陶如墨听着秦楚的絮絮叨叨,渐渐地,眼睛越来越红。到最后,她竟是哭了,也没有声音,就是那种无声地哭。

????见状,秦楚彻底慌神了。

????“墨墨你到底怎么了?是不是伤口疼的太厉害了?你跟我说啊,你别憋着,你这样我心里没底。”秦楚最怕陶如墨哭,她一哭啊,他就六神无主兵荒马乱了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,微信关注“优,聊人生,寻知己~

- bte365靠谱嘛_bte365亚洲_bte365在哪里玩港 https://www.xiaoyuangang.com